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森597

黑龙江皑皑的白雪,茂密的森林是我青春时代的永恒记忆,难忘农场五九七。

 
 
 

日志

 
 

【转载】再回首之四—“黏糊”指导员和他的“Fans”们  

2013-03-30 15:58:37|  分类: 597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高中后认真地读了一年书,自由地参加了两年“停课闹革命”,焦急地等了一年工作分配,1969年6月终于被运到离家3000多公里的北大荒。

到了连队,接触的第一个领导是指导员刘君祥。刘君祥当年是19团27连的指导员,记忆中老是穿着一身旧军装,胶东口音,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地很好听,永远一付不着不急的样子,从没见过他大着嗓门训人,或是心急火燎的发急,有点“黏糊”。但他办起事来可不黏糊,话不多却让人信服,声不大却显得理直。连队的知青们都很喜欢他,甚至有点崇拜。

千里之遥的他乡,有幸遇到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一个好人,直至今日,他在我的脑海里依然鲜活,提起他来,我们这些黑友依然由衷敬佩,我们是他永远的“Fans”。

刘指导员身体不太好,得过肝炎,累了还会发“流火”(医学上称为“丹毒”)。“流火”发作的时候,小腿肿得发亮,走路一瘸一瘸的,显然很疼。即使这样,他也不歇着,照样下田,照样跑地号,照样马号、猪圈各处转悠检查工作。每当这时,我们看着他的背影,互相关照:指导员又发病了。很是心疼,却又无奈。这些日子里,大家都会很“乖”,不给指导员添麻烦。

刚到连队,我被分配到基建班,基建班比较重的活是挑泥挑水,比较轻松的是递砖。新人一般都安排递砖,几个人排成一排,依次把砌墙要用的砖头传到负责砌墙的人旁边,堆到一定数量了就可以坐下来休息。

一次,刘指导员走过,看我在递砖,闷声闷气地说:小虞子!这么大的个子咋不挑泥?我瞪了他一眼心想:挑就挑,有啥了不起!抓起泥桶扁担就走,可当桶里装了水泥挑起来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活不好干,扁担压得肩膀生疼,泥桶不听话地晃来晃去,幸好只装了半桶泥,紧抓着扁担趔趔趄趄总算撑到墙头边,斜了眼指导员,他在偷笑。为了争口气,我硬撑着天天挑,到后来满满两桶泥不在话下,还能边挑边换肩。

他就是这样不动声色地教育你,帮助你成长,这比长篇的说教有效。

“文革”的负面教育,使我对带“长”的没好感。宿舍盖好了,基建班自然撤消,连队决定要我当班长带个农工班,我百般推托坚决不干,刘指导员来做思想工作了。

记得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我下工回到宿舍不久,有人说指导员在门口叫我去。站在宿舍的山墙边,他慢条斯理地说,我心不在焉地听。北大荒的蚊子堪比“轰炸机”,天渐渐黑了下来,它们纷纷出动,毫无顾忌地猛烈攻击。我抓耳挠腮,拍胳臂蹬腿,狼狈不堪,他却岿然不动仍然“黏黏糊糊”地没完。

不知是他的真诚打动了我,还是蚊子轰倒了我,总之我俯首了。在日后的生涯中,我也会真诚地待人,并常常得到真诚的回报,在真诚中获得快乐。

当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个连队的势力范围约有方圆数十平方公里,这么大的地方,检查拖拉机翻地情况、庄稼生长情况、作业质量情况,全靠连队干部和农业技术员的两条腿。

一个休息天的下午,刘指导员叫我和他一起去查地号。一路上,他不说话,低着头很快地走,我也不说话,闷头跟着。时常要走在拖拉机翻过的地里,一条条被犁头翻起的黑土象蜿蜒的黑龙,向远方伸展着望不到头,松软的黑土一踩一陷很是吃力,象在沙漠里跋涉。我不时地抬头看指导员,希望他招呼坐下来歇歇,可他显然一点都没有休息的意思。实在走不动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发狠地说:累死了!他回头看了看我,又朝前面看看,轻声说:你看!前面是不是狼!我一激灵,呼地站起来:哪里?这时只见前面麦田里一纵一纵的有个动物在跑,常识告诉我:是只狍子。受骗了!回到连队我累得趴在炕上动也不想动。

多年以后,有个黑友说起,当年连队要培养个农业技术员,指导员说女的不行,跑地号走不动的,要找男的。我豁然明白,原来那时他是拉着我溜溜,看看是“骡子”,是马?

指导员的家在离连队七里地的营部,上有老爸老妈,下有四个年幼的子女,他却很少回家。大约是一个夏季,他母亲病重,正是夏锄农忙季节,连长外出了,指导员里里外外很忙,硬是没回家照料尽孝,到最后一刻赶到家里,母亲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对此,有的人颇有微词。但我们明白指导员的心,“Fans”们默默地用白纸连夜扎了花圈送到指导员家,看着他憔悴的面庞无语安慰。

刘指导员也有让人气恼的时候。一起去的同学兰得了急性肝炎,我们很是紧张。平时一起吃饭,挨着睡觉的,传染了怎么办?找到指导员要求安排消毒杀菌,他却慢慢悠悠地说:哪有这么多传染,你们把她的饭碗拿来我用,我不怕!

看看这卫生观念。

27连在当年被十九团的人们称为“黄埔军校”,培养出副教导员1人、连长/指导员4人,输出到团部机关、营部各部门的更多。并不是惟有27连人才出众,皆因27连的指导员、连长有胸襟,识人用人,让知青有施展的机会,发展的平台。

离开北大荒已经三十多年了,每每谈及刘指导员,有人称赞他是“焦裕碌”式的好干部,有人树起大拇指表示由衷的敬佩。当年“青葱”的我们如今白发满头早已没了追“星”的热情,但不少人还会常常给刘指导员打个电话问候,甚至不远千里登门探望。

我没什么出息,当年在连队的时间也短,与他接触不多。回来后从未给他打过电话,更未去过第二故乡,但我会一直记得他,并时时与子女谈到他,让孩子们知道社会上有浊气也有清流,清流是永远值得尊敬的。

愿刘指导员健康、快乐、长寿!愿我们的国家多一些这样的朴实、正直、胸襟坦荡的干部。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