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森597

黑龙江皑皑的白雪,茂密的森林是我青春时代的永恒记忆,难忘农场五九七。

 
 
 

日志

 
 

生命中的最后决定  

2012-03-20 12:52:38|  分类: 家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周年了。我们与生活在徐州叔叔的儿子季舒、女儿晓雯夫妇、女儿晓群夫妇,千里迢迢地赴上海汇集,参加祭奠父亲的活动。我们兄弟姐妹及下一、二代的孙辈们,共18人,驱车前往上海《福寿园》即《人文纪念公园》进行扫墓。大姐代表我们朗读了《祭文》,随后,二哥代表母亲献花,妹妹代表我们子女、季舒代表他们姐弟、大哥的女儿代表第三代孙辈、大姐的外孙代表第四代孙辈,纷纷逐一献花。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为人、他的音容笑貌,时时萦绕在我们的心间。不由得使我想起父亲生命中的最后决定——

        我的父亲母亲2002年即将迎来钻石婚纪念日。然而,未等到此时,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他走之前,父亲母亲做出了比钻石更有价值的、生命中最后的决定——遗体捐献。

 那是十七年前的一天,我收到来自上海的家信,信中父母亲的一段话令我惊诧而不知所措:“我们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人故有一死,我们决定去世后的安排是遗体捐献。主要原因:一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使我们过上了幸福的晚年,我们决定身后将遗体捐献对国家医学科学做点贡献。二是,在我们生前你们几个孩子都很孝顺,我们走后就不再给子女添麻烦。但是办遗体捐献手续必须得到配偶、子女同意签字才行。所以,我们去信说明情况,希望得到你的支持。”我为父母亲所做出的决定感叹不已,从理性上说应该支持他们,但从感情上说叫我难以接受。因此,我含糊其词没明确表态。1998年春,父亲在一次脑血栓治疗后又提及此事,我仍未正面答复。2002年春上,我回家探望躺在病床上已有一年之久的父亲,半个月后他就去世了。在悲痛之时,我看家人立即与复旦大学医学院联系并办理一些必要的手续。原来,遗体捐献申请已简化手续,只要本人同意,无需子女签名就能办理。但要求在去世后的6小时内与捐献站联系。家人默默地办理,履行着父亲生命中最后的决定。

在告别仪式上,每人手持鲜花向父亲告别。我精选了9朵“郁金香”,向安详沉睡的父亲走去。脑海中浮现了上海市政府在青浦园为遗体捐献者树立的纪念碑上的墓志铭:“生命,因短暂和仅有一次而显得更加宝贵。然而,这里的人们却战胜了短暂,赢得了永恒,使宝贵的生命得到升华。……人类生命长河因此而变得更加灿烂。”

父亲的姓名镌刻在纪念碑上留芳千古、永垂不朽。

 1.大姐朗读祭文

生命中的最后决定 - 雪森597 - 雪森597

    2.妹妹之子整理花束

生命中的最后决定 - 雪森597 - 雪森597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