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森597

黑龙江皑皑的白雪,茂密的森林是我青春时代的永恒记忆,难忘农场五九七。

 
 
 

日志

 
 

我自己历史上的今天(四)—— 小孤岛上  

2012-03-01 12:55:11|  分类: 书写自己的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2012年3月1日。在知青时期,这一天是农场学校统一开学的日子。距今40年前的今天——1972年3月1日,我从建设初具规模的19团(597农场)4营27连的小学校调到了26连小学校,站在了这里的讲台上。之所以会提起这段历史,是因前天我看了2月24日《中国摄影报》上由陈庆港拍摄的一幅照片《在路上》而勾起的回忆。

我自己历史上的今天 - 雪森597 - 雪森597

         照片说明:2008年10月,甘肃省宕昌县临江铺乡邓家山村学老师王实明走在去学校的路上。邓家山村学有三个班级,42个学生,一间教室。三个班级42个学生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王实明是唯一的老师。......

        我想:王实明老师面对的是弯弯曲曲的山路坚持着去邓家山村学给孩子们上课。而我当时面对的是:两边是望不到边的树林,(林中时常出现小动物)中间有一段是被水淹没的路,坚持着去小孤岛给孩子们上课。

        1972年寒假期间的一天,我被营文教干事叫到了营部,通知我调到26连(26连建在小孤岛上),并告知:26连马上就要撤销,职工都分配到其它连队。但是,所去连队没有现成的家属房,家属不能跟着马上搬家。所以,小学校还不能撤。经营党委研究决定:你与26连的老师对换。

        初到26连,连队还没撤,正在做人员分配等工作。随之人员逐步地调走了,仓库物资拉走了。我望着远去的卡车,望着空荡荡的知青宿舍、食堂、仓库、马厩......我的心一下子空了。连队撤销后,连队还有三名女职工,归营直连管理。其中:我在那里教书,另外两名女职工(赵姐与张姐)主要任务是给连队割马草。我在赵姐家吃午饭。天好的话下班后回营直连,如遇天气变化不便回连队,晚上在张姐家吃饭并住宿。

        26连小学校共有10名学生,分别是1、2、3年级,一间教室。大家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我们称之为:复式班。那时,我们教育战线的理念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我作为唯一的一名老师,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我首先要备好课,学校应有的课程都得上,不能落下一门课,不能辜负了组织和家长的期望。在这期间,上海的父母不间断地给我邮寄有关小学生的课外读物,我都运用到备课中或课外活动中。二是尽量不麻烦两位姐姐家。其实没有少麻烦,给她们各家都带来这样或那样的麻烦与不便,但她们从来没有抱怨过。

        就这样,每天我背着书包,穿着高筒雨靴,手里拄着一根长棍子(用来探路),开始了从营直连到小孤岛的往返。从营直连到小孤岛有6里地,往返就有12里。本来这条路就不好走,连队撤销后,无人修建就更难走了。有一段路常年被水淹没,得踩着草筏子小心翼翼地走,一不小心草筏子会陷下去或滑下草筏子掉水里。所以,父母从上海邮寄来了高筒雨靴。由于最小的是38码,我穿着鞋大无法行走,只得穿着布鞋后再套穿雨靴。往返路上,我要经过23连食堂和知青宿舍。后来,认识了他们。他们说,每天准时能见到你,如见不到你,我们都会猜测。虽然大家互不相识,但大家都是知青都会情不自禁地惦记。我听了心里暖暖的。

        冬天的一个下午,放学后因家访有点儿晚了,张姐留我第二天再走,我想今天是个晴天不会太黑,还是尽量别麻烦她家坚持回营直连。走了一半路,天就黑了。这时,自己走路的“刷刷”声都能吓唬自己,何况突然从树林、草丛里窜出的小动物,吓得直冒冷汗。没辙了,咬牙!想跑都跑不起来,因为正赶上水路。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听到远处有人讲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走近了才看清是砖厂的李成洲连长和一位老职工,他们利用砖厂休息进树林伐木。李连长说,是你啊,以后可不能一个人这样走。来,跟紧了咱们一起回去。寥寥几句话,透着关切、透着温暖。第二天一早,我又准时地到达了学校。张姐、赵姐上工前特意到学校来看我又与我说了许多贴己的话。打那以后,黄大哥经常送我回连队。黄大哥在砖厂上班,(去砖厂要经过营直连)夜班要到晚9点才接班。为了送我,他扔下家里的活,4点钟就离家送我走了。

       还有一次,是夏天。头天回连队的路上被雨淋了,第二天发高烧去不了学校。当时,无人去小孤岛也没有电话通讯,我心急如焚。下午我迷迷糊糊地躺在宿舍的炕上,耳边好像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睁眼一看:大同学带着小同学一字排开地站在炕边。看我醒来,他们叽叽喳喳地诉说起来......我心里阵阵地感动:我们师生谁也离不开谁!第二天,本还虚弱的我又出现在学校的讲台上。      D

       在那难忘的年代,每天晚上回到营直连,我得到了上海知青王姐姐的悉心照顾。......

      渐渐地、渐渐地,我熟悉了这条路,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和学生们,和两位姐姐、黄大哥等各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样的工作持续到1972年上半年,家属们逐步搬家。分别时,大家都依依不舍。我也被调到了砖厂小学校继续教书。

       短短的一年时间不算长,但这段人生经历,使我懂得了感恩。工作、生活的环境是比较艰苦的,但来自父母、学生及家长、老领导、老职工、知青们等等各方面时时给予我的帮助,使我的心暖暖的、满满的,我用更好地工作成绩来报答他们。使我领悟了坚持、坚韧的含义。有了这个垫底,在以后的工作中,就不会畏惧困难。

       当时没有相机,也没有记录历史的意识,因此没有留下一张照片,真可惜!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